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
新飞库小说 > 小嘴卖力地吮吸着那个地方 插进去一直捅到底了
小嘴卖力地吮吸着那个地方 插进去一直捅到底了
分类:资讯 用户:Admin 时间:2020-02-17 16:44:20
  坏姐夫一边跟姐姐说话一边奸淫小姨子、被迫学习取悦姐夫的技巧

    沈嘉琪吓得赶紧闭上嘴,梁邵阳看她惊慌的样子露出邪气的笑意,一边更加用力地用手指抽插她的淫穴,一边用毫无波澜的声音回答沈静怡:“老婆你不用管,等等我来收拾。”水穴里被手指狂插出淋漓的水声,幸好莲蓬头里喷出的水声大,掩盖住了那淫靡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嘉琪睡了是吗?”沈静怡接着问。

    “嗯,她睡了。”睡了才怪,姐姐要是知道她就在浴室里被姐夫插穴,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,一想到这个沈嘉琪就觉得窒息……

    “轻点……姐夫……求求你……”沈嘉琪双眸含泪欲仙欲死地低声哀求梁邵阳,他怕自己忍不住高潮的快感会发出骚叫声让姐姐听到。

    “轻点?我看骚货是嫌手指操不够过瘾吧。”

    梁邵阳邪气地睨着她,拔出手指,一个又热又硬的东西戳在了沈嘉琪的小腹上,她低头下,只见梁邵阳那根粗大的玩意儿居然又勃起了,梁邵阳握着雄壮的鸡巴磨在沈嘉琪的穴口,吓得她花容失色地哆嗦着哀求:“别,别插进来姐夫。”

    “浪逼已经这么湿了,不就是想吃姐夫的大鸡巴吗?”磁性的男低音说着邪恶的挑逗。

    沈嘉琪哭着摇头:“不不不姐夫的鸡巴太粗壮了,等等把我插得浪叫姐姐会听见的。”

    “喔。”梁

    邵阳玩味地捏起她惊慌的脸蛋,像是在欣赏一个在自己手中垂死挣扎的可爱猎物,冷冷落下命令,“那,你来伺候我,伺候爽了,我就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姐夫,我们不要这样了,今天晚上就到此为止了好不好……”沈嘉琪眼巴巴地哀求着。

    梁邵阳爱怜地摸了摸她眼角的泪痕,冷笑:“傻妹妹,胆敢睡奸姐夫的大鸡巴,你觉得姐夫会这么轻易放过你吗?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我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门外又响起姐姐的声音,姐姐竟然走到了浴室门口,靠着浴室的门温和道:“邵阳啊,正好趁着嘉琪睡了,我想跟你说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说。”梁邵阳说着就握着自己的鸡巴让大龟头在沈嘉琪红肿的穴口摩擦,随时一个用力都会把龟头插进去。

    沈嘉琪吓得浑身一颤,姐姐就在门外,她生怕姐夫把大鸡巴捅进了自己的骚穴,连忙弹起身体,踮起脚搂住姐夫的脖子就吻住了姐夫的嘴唇,青涩地吻了他一口,然后小鹿般湿漉漉的双眸哀求地看着他,用气声微弱地央求:“姐夫,我伺候你,不要插我。”

    梁邵阳含着戏弄的笑意眨了眨眼,似乎默认表示应允,沈嘉琪就搂着男人雄壮的身体,从他轮廓线优美的下巴一路舔吻下去,如同小心翼翼讨好主人的小狗,她弹性激凸的大奶子与此同时紧贴挤压在梁邵阳的紧绷的腹肌上,随着她舔吻的动作轻轻摩擦着移动。

    她含住姐夫那凸起的喉结,姐夫每次吞咽的时候,她都觉得这块滚动的骨头性感得让他不能自己,小嘴卖力地吮吸着那个地方,梁邵阳敏感地仰起头,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: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沈静怡在外面沉默了一会儿,开始有些严肃地说道:“今天坐摩天轮的时候,也不知道那个黄俊熙对我们嘉琪做了什么事情,我看嘉琪出来的时候眼泪汪汪的,问她什么她也不说,你知道我这个妹妹性子就是太柔弱了,我怕她是被欺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这么觉得。”

    梁邵阳一边享受着沈嘉琪在自己身上的乳推按摩和舔吻,一边还端着平静的声音附和着姐姐,男人说话的时候喉管和胸腔跟着震动,沈嘉琪的舌头下面就一阵酥麻轻颤,她痴迷地一口含住了姐夫健壮胸肌上深色的乳头,小舌头舔弄刺激着男人的乳头和乳晕,模仿着姐夫刚才逗弄自己乳头的技巧,吮吸又啃咬又画圈,把姐夫的大乳头弄硬弄挺。

    梁邵阳低头看着卖力讨好着自己乳头的沈嘉琪,早就知道这个小姨子身体骚,不过没想到她是这样天然地就会学着取悦男人的技巧,真是可爱,梁邵阳不禁捏了一把她肥美的奶子,肿立的阴茎戳在她的腰肢上,沉声低语:“骚妹妹,姐夫的鸡巴都要想你想得肿爆了,还不快去安抚下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沈嘉琪贪恋地顺着姐夫鼓胀紧实的胸肌和腹肌一路舔下去,很快来到那阴毛丛生的胯间,在热水的淋浴下,她两腿跪在浴室冰冷的瓷砖上,握着姐夫刚刚肏射了自己的健硕男根,讨好地舔舐,湿滑的小舌头反复滑过大龟头的冠状沟,勾勒着马眼。

    姐夫总是干她(高H)姐夫一边干她一边跟姐姐说话、淫贱骚逼咬紧大鸡巴吞吐

    姐夫一边干她一边跟姐姐说话、淫贱骚逼咬紧大鸡巴吞吐

    爽得梁邵阳发出一阵阵低喘,摁着沈嘉琪的头,挺着胯部就更加把大鸡巴往她的小嘴里深送,越来越快地她干他的小嘴,大龟头直戳到她的嫩喉咙,呛得他微翘的眼尾溢出了生理泪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姐姐靠在浴室的门上继续热切地说着:“我从前觉得黄俊熙是个老实的小伙子,真没想到……老公,你觉得黄俊熙在摩天轮里对我们嘉琪做了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唔~唔~”

    梁邵阳抓着沈嘉琪的头发,凶猛地深喉肏干了几下她的小嘴,然后猛地拔出她的小嘴,对泪眼婆娑的沈嘉琪示意,要她捧着自己的大奶子,用大奶子夹住他的大鸡巴,滑腻弹性的乳肉夹着滚烫的粗柱身上下滑动,左右揉动摩擦。

    “黄俊熙再老实也是青春期的正常男人,那种年纪的毛头小子,很容易就性冲动,多半是对你妹妹动手动脚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语调平淡地说着,梁邵阳就一边耸动雄腰让粗鸡巴在那对大白奶子中进进出出,摩擦得乳肉都发红了,看着沈嘉琪跪在地上捧着大奶子给自己肏,那副可怜又泪眼痴痴地仰望着自己的表情,他更加有了征服这个骚小姨子的身体和灵魂的快感,鸡巴硬的发疼,耸动得越来越快,仿佛要肏爆那对大奶子,一边摁着沈嘉琪的头,让她继续埋头舔自己从双乳中探出来的大龟头,娇嫩的小嘴拼命地吮吸在龟头上,让龟头分泌出更多透明的黏液。

    听到“性冲动”这三个从老公的嘴里说出来,沈静怡顿时感到两腿间的阴唇里有些紧绷的湿意,她脸颊发热地夹了夹腿,装作若无其事地咬牙狠狠地说:“黄俊熙那个浑小子,居然胆敢对我们嘉琪动手动脚吗……哼,谁要是敢欺负我们家嘉琪,我一定打断他的腿!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    梁邵阳漂亮的薄唇里,流溢出一丝邪气的轻笑,“打断哪条腿啊,老婆,第三条腿么?不用你亲自动手,老公我会代劳,嗯~”说到最后一句,沈嘉琪的牙齿磕到了他龟头上的敏感处,梁邵阳忍不住享受地低喘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一股热流涌上阴茎,让他发出雄性沉迷性事的那种闷哼声,顿了一下,然后继续不停地挺胯肏干那对大奶子,第一次见到沈嘉琪的时候,他就想象过她胸前这对大奶子操起来的感觉了,果然很舒服,纵享丝滑,还能听到沈嘉琪口中压抑的娇喘呜咽声,真是极品的享受。

    沈嘉琪此时却被涌上心头的罪恶感吞没了,姐姐那么关爱他,她的嘴里却含着姐夫的大鸡巴伺候,跪在地上给姐夫乳交口交,觉得羞耻的同时还居然觉得愉悦,腿间那个被姐夫肏开了的淫穴不断里在兴奋地吐蜜,饥渴地蠕动着媚肉,她怎么能这么婊这么贱呢……她怎么对得起姐姐。

    沈静怡这时注意到了浴室的水声中裹挟着的男人的低喘声,洗澡怎么会发出这种声音?她惊异地脱口而出:“老公,你在做什么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梁邵阳再也忍不住,一把将沈嘉琪从地上拉起来,抬起她的一条腿,握着自己要肿爆的大鸡巴,猛地对准那个早已经淫水泛滥的嫩逼,沈嘉琪来不及回过神,花穴就被鸡巴插进去一直捅到底了,那淫贱的逼终于吃到了姐夫的大鸡巴,立刻十分谄媚珍爱地咬紧了,温热紧致的甬道再次如同温泉通道般裹紧了粗鸡巴,梁邵阳爽得满足地低喘了一口气:“啊……我在……”

    说什么伺候好他就会饶了她,完全是骗人的,大鸡巴还是肏了进来。

    沈嘉琪拼命捂着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淫叫声,紧张中小穴里的嫩肉更加吸紧了那根火热的肉棍,梁邵阳缓缓地拔出大肉棒,一直拔到只剩一个龟头,然后突然狠狠地又推进去,阴茎上的青筋摩擦到敏感的穴肉,刺激得淫水疯狂地分泌浇灌在鸡巴上。